欢迎访问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为了抢夺一副价值不到1000的画,他犯下多起命案!

时间: 2019-04-15 | 作者:小小小萧 | 来源: to作文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215次

  在一家拍卖行公司里,一个穿着浅色上衣的男子坐在位置上心事重重端详着手中的一副《清幽花间》的山水泼墨画。而他另一只手,端详着另外一个相框,相框上是他与他的孪生兄弟的合照,看起来比较陈旧。

  他叫刘石宇,是这家拍卖行的老板。

  “老板!你找我。”刘石宇的助理从外面走进来,问道。

  “把这幅画卖了吧!”刘石宇淡淡说道。

  “您打算卖多少钱?”

  “200万!”

  “什么?”助理听见后吃了一大惊!

  也难怪,这幅画本是北宋某知名画师所画,只因后人将这幅画进行过度的点缀,以至于变得花红彩绿、一文不值。这画早在一个月前就上过鉴宝栏目,被评估价值不足1000。而刘石宇却要200万价格卖掉,除非买画的人是个傻子,否则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买。

  见刘石宇心意已决,助理也不好说什么,只好拿去照办。

  拍卖会即将举行的前一个晚上

   

  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开着破车找上门来......

  “这幅画怎么卖?”这句暗语又来了。

  说话的这个男子名叫徐云豪,三年前开始就是出租车司机。刘石宇并没有回答他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,仿佛这句话就是一句暗语而已。

  “刘石宇,你想将这幅画据为己有么?你想害死我们么?”

  “徐云豪,这3年我实在过的生不如死,每天都能梦见那个女人找上门来,没有睡过一天好觉。”刘石宇静静地看着那人,说道。

  “那又怎么样?我们不是说好了,那件事烂在肚子里么?”那个叫徐云豪的人摁住刘石宇的肩膀劝道。

  “拍卖会明天开始......”

  “你是不是缺钱,你要多少钱才不会卖。”

  见刘石宇心意已决,徐云豪脸色一寒,冷不防掏出一把手枪,对准了刘石宇的面门!

  那天夜里,据说传来两声枪响,一枪是徐云豪开的,打在刘石宇的肩膀上,一枪则是及时赶来的JC开的,命中徐云豪的胸膛,徐云豪倒在血泊之中......

  徐云豪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因抢救无效死亡,而刘石宇却捡回了一条命,这次事件最终成为,徐云豪抢夺拍卖行物品,被J方击毙而结案,不过拍卖会因此延误了下来。一个星期后,刘石宇出院,做完笔录后,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,继续开始张罗拍卖的事宜。

  “请问那副《清幽花间》的字画怎么卖?”

  刘石宇在安排拍卖会现场的时候,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。

  刘石宇转过头,看着那个迎面而来的,穿着简单的中年人,皱了皱眉头,很是不悦的样子。

  “怎么?才三年不见,就谁也不认识谁了?”

  “郝凯?你来干什么?”刘石宇问道。

  那个叫郝凯的男人,在一家银行里工作,不过令人奇怪的是,虽然郝凯在银行业绩十分出色,却一直没有得到升迁,同死去的徐云豪一样,十分低调。

  走近裱在框里的那副《清幽花间》,望着那副画淡淡说道:“你要是缺钱,这画我买了。”

  刘石宇冷哼道:“你在银行验钞验傻了吧,这画底价200万,你一个月底薪才3000,拿什么买?”

  郝凯听见后一阵暴怒,揪着刘石宇的衣领,吼道:“你TM还知道啊,要不是因为那件事,老子会在银行里干验钞的事?云豪是不是你害的?别忘了你也是同谋,你手上也有那个女人的血!”

  刘石宇推开郝凯,啐了一口:“一幅画而已,卖了我们分钱散伙,这日子你想过多久?”

  郝凯冷笑:“散伙?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就剩咱俩了,说白了咱们是‘不得不相互信任’,云豪死了也罢,但你我不能再出岔子了。”

  刘石宇点了点头,两人相互点了一根烟冷静了下来,郝凯问道:“这画真的能卖200万么?”

  刘石宇摇了摇头:“放心吧,如果能卖200万,我们平分,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。”

  拍卖会开始的前一天

  一个年轻的姑娘找上门来......

  “老板!我男朋友之前拿了一块玉坠子来卖,还在不在?”

  刘石宇打量了那个姑娘,随后便带着那个女孩进储物间找寻,看到那个玉坠子的时候,刘石宇才想起来:

  三天前,有个男孩拿了这个玉坠子来卖,却没想到这玉坠子竟然是这个女孩的,刘石宇还打算将那幅画跟这个玉坠子一起卖掉,然而真正的失主却找上了门来。刘石宇看了眼身旁的郝凯,随后问向那个姑娘:“你就是王丽吧!?”

  那个叫王丽的女孩一愣,随后问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  随后刘石宇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这块玉坠是你的对么?”

  王丽点了点头:“对!这玉坠是我男友送我的,所以你得还我,我不想卖的。”

  刘石宇当即打断了王丽:“那你说说,这玉坠是怎么来的?我就还给你。”

  王丽犹豫了片刻,随后说道:“因为这个玉坠,是我不小心弄丢的。”

  一旁的郝凯听完,不由得好笑:“这玉坠价值好几万呢?说丢就丢,哄谁呢?”

  王丽听完急了,便与郝凯争论了起来。

  这时拍卖行突然来了许多J察,将他们三人围了起来,郝凯看着这场面,突然意识到什么,指着刘石宇怒斥道:“混蛋!你居然......别忘了,你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  刘石宇冷冷一笑:“是啊,如果我是刘石宇,自然脱不了干系,可惜......”

  三年前

   

  三年前......

  刘石宇、郝凯、徐云豪意外得到了一副价值不菲的画—《清幽花间》,三人寻思着这幅画到底价值多少,便找到了一个叫李冉的女人来鉴别,李冉是鉴宝专家,看完后便说这画一文不值,三人便将这幅画交给了李冉,然而不到两天的时间,李冉却不见了踪影,三人这才明白上了当。其实这幅《清幽花间》价值不菲,李冉只是为了将这幅画据为己有,便哄骗了他们三人,后来三人也是花了不小的功夫才找到李冉,在抢夺的过程中,不小心将李冉杀害,鲜血溅射在了那幅画上。

  三人一下慌了神,本来只是为了追回一幅画,却失手杀了一个人,三人合计这事不要声张,慌忙处理完尸体,但处理完尸体后,刘石宇依旧有些不放心,回头将土刨开,看了一眼。

  可是就在刘石宇再次看到李冉的尸体,李冉临死那不甘的眼神,却让刘石宇心里十分愧疚,这一切都是因为贪婪而留下的恶果!可是,事情做了是没有回头路的,刘石宇想的最多的就是,若是有一天他们三人守不住这个秘密怎么办?事情败露怎么办?他必须要留一手,防着另外两人。

  刘石宇便将李冉尸体上那个玉坠取了下来......

  之后三年里,三人相约低调生活,并从事不同的领域,随时准备跑路,徐云豪转行开出租车,刘石宇进入银行工作,而刘石宇负责守住那幅画,并等到时机成熟卖掉那幅画,三人分工明确,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突发事件。

  真相

  听完刘石宇的表述后,郝凯呼吸越来越急促:“疯了,你小子一定是疯了。”

  刘石宇取出了一张照片,亮给郝凯:“我不是刘石宇,我叫刘石恒,刘石宇是我哥!那件事后,他良心上过不去,终日郁郁寡欢,最后得了不治之症,临终前将这事告诉了我,而他最大的遗愿就是将你们绳之以法。”

  王丽随后也笑着对郝凯说道:“这玉坠自然也不是我的,我只是个化妆师,配合来演戏的而已。”

  看着郝凯被带走后,王丽与刘石宇脸上的笑意渐渐冷了下来。

  一阵沉默后,王丽率先打破沉默:“连我都差点认同你不是刘石宇了!”

  刘石宇露出了笑意:“其实谁都想不到,死在病床上的那个是我弟刘石恒,而我就是刘石宇。”

  王丽也露出了一丝笑意,转而问道:“你肩膀上的枪伤没事吧?”

  刘石宇摇了摇头:“你那一枪开的恰到好处,无妨!这两个麻烦解决后,这幅画就是我们的了。”

  这时,刘石宇的电话响了起来:“喂!这幅画怎么卖?”

  ......

      ---往期原创小说推荐---    

  1、“那小妖精一句话,我就被开除了。”

  【已完结】

  2、大叔,我18岁了。

  【已完结】

  3、只是睡了一觉,你却想和我过一辈子?

  【已完结】

  走的时候,若觉得不错,记得让我“好看”↓↓↓↓↓↓ 

文章标题: 为了抢夺一副价值不到1000的画,他犯下多起命案!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tozuowen.com/article-95-194919-0.html
文章标签:命案  抢夺  犯下

[为了抢夺一副价值不到1000的画,他犯下多起命案!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