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一世媳妇,一把尖刀

时间: 2019-04-15 | 作者:公子望溪 | 来源: to作文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1

  那年我去沈阳,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六十来岁的大爷。

  从广州到沈阳,火车要开二十九个小时,每到一个城市,身边的人来来去去,换了不知多少拨,只有我和大爷雷打不动。

  大爷就坐我对面,都是靠窗的位置,时间一长,难免四目相对,大爷先找我攀谈起来。

  小伙子,你去哪?

  沈阳,大爷,您呢?

  巧了,也去沈阳。

  可不,不然为什么坐同一辆车呢!

  大爷笑了起来,话匣子就打开了。

  大爷是沈阳人,十八岁那年,跟着林彪从东北打到海南岛,海南岛解放后留在了“林一师”参与海南农垦建设,再后来又调到广州军区,娶妻生子,就这样把根落在了广州。

  呦,大爷,您这是老红军回乡探亲啊!

  算是吧!大爷叹了口气。家里已经没有亲人了,只有一个......话说半截,又缩了回去。

  还有谁呢?

  哎,跟你说你也不明白,我们不是一个年代的人。

  大爷,您说得清楚我就听的明白。大爷的欲言又止让我感到好奇心,心想这里边可能有个好故事。

  果然,大爷的第一句话就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趣。

  小伙子,你知道童养媳不?

  2

  大爷出生在地主家庭,在他九岁那年,家里给他找了个童养媳,叫兰花,比他大三岁。

  女大三,抱金砖,兰花懂事勤快,家里人都喜欢,大爷对兰花也像姐姐一样亲密。

  一九四五年,日本鬼子投降,大爷十三岁,兰花十六岁。

  撤出沈阳之前,一小队鬼子兵像强盗一样闯进了大爷的家,把家里砸了个稀烂,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,一个鬼子还把兰花拖进了牛棚。

  其他人都被绑了,眼睁睁看着这一幕。大爷拼命啃身上的绳索,一边啃,急得青筋都冒了出来,嘴里不停骂,操你娘!操你娘!

  后来听到兰花几声尖叫,又听到鬼子一声惨叫,又不一会鬼子的同伴来叫鬼子,鬼子就一拐一瘸走了。

  兰花从牛棚走出来,身上的衣裳被扯得七零八落,手里拿着一把小刀,在滴血,脸色却出奇地平静。

  帮众人松了绑,大爷的母亲问,鬼子欺负你啦?

  兰花摇摇头,没成。

  众人一脸狐疑,兰花举起小刀就要抹喉咙,被大爷抱住。

  大爷说,我信你。

  兰花脸上这才落下滚滚泪来。

  3

  一九四八年底,辽沈战役结束,国民党大败,家里忽然要给大爷和兰花成婚。

  当时大爷的家境虽然大不如前,但还有一些田地。听说东北解放之后,大爷的父母猜测土改马上就要蔓延到这里,以后的日子还不知怎样,早作打算吧。

  因想到兰花是贫农,虽然给小鬼子玷污过,毕竟出生好,于是就琢磨起这事。

  大爷才十六岁,不想成亲,但是强不过父母,在成婚的当天晚上,跑了,留下兰花一个人穿着大红袄子盖着红头巾坐在房间里哭。

  大爷骑在窗口,我去当兵,等我当了官,再来娶你。

  兰花又掏出那把小刀横在喉咙边,说,你终究还是不相信我。

  大爷说,没有的事,咱家败了,对不起你,我是要闯一番事业出来,再来风风光光娶你。

  你说真的?

  比珍珠还真。

  兰花把刀收好。我等你,你要不来,我就用这把刀结果自己。

  4

  当时整个东北都是林彪的部队,大爷加入了四野,从北往南碾谷子般,短短一年多时间就打到海南岛。

  解放海南岛的时候,大爷冒着枪林弹雨登岛抢高地,一颗手雷端掉了敌人一个暗堡,自己左臂上也中了一枪,由班长升了排长,算是当了正儿八经的官。

  战争结束后,立马投入如火如荼的农垦建设。大爷走不开,但是又担心家里的情况,写信回去,报告了自己立功当官好消息,并说领导很赏识自己,将来能当大官。

  回信是兰花写的。信上说,家里一切都好,虽然田地被分了,但日子过得更安生,爹妈也好,身体不碍事,叫他放心,在外好好工作,不急着回家。

  大爷看到信上这么说,安了心,把精力都放到了部队的工作上来,一直到五年后,当了连长,才申请回家探亲。

  等大爷满怀欣喜回到沈阳老家的时候,等待他,却只有兰花一个人。

  原来,大爷的父母早在大爷不辞而别后,就气得了病。后来因土地和人发生争执,竟然双双死了。兰花以儿媳妇的身份披麻戴孝,给二老送了终。

  你竟然骗我?

  我怕影响你工作。

  你,你……愚蠢!大爷指着兰花,激动得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大爷又回到了南方,他把兰花恨到了极点,再也不和她说话通信。

  头几年大爷只身回乡扫墓,兰花披麻戴孝旁边跪着。

  后来大爷带着自己的妻子回乡扫墓,兰花还是只身一人,披麻戴孝,远远跪着。

  再后来,大爷升了营长,团长,有了儿子,孙子,兰花依旧只身一人,披麻戴孝,远远跪着。

  孙子问,爷爷,那个奶奶是谁啊?

  大爷不出声,大爷的妻子回答,是你姑奶奶。

  她没有儿子和孙子吗?

  没有。

  她一个人孤零零,挺可怜的,为什么不和我们说话呢?

  可能,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吧!

  5

  听大爷讲完这个“童养媳”的故事,我深深被震惊了,还有这么痴情的人呢!

  您真的一直都没和她说过话啦?

  没有。

  那您也太无情,我忍不住嘀咕,她可算是您的第一个妻子。说完这话我立马后悔了,“童养媳”是封建遗毒,早就被国家废除了,大爷是老共产党员,而且是军队干部,我这话太冒失。

  大爷没有呵斥我,反而老眼里泛起了浊泪。

  我心里不安,于是想说点开心的。那您这次是特地去见她啰,我想她肯定会很高兴的。

  大爷不出声,只是点点头。

  在沈阳分手的时候,我和大爷互留了电话。我告诉大爷,我在沈阳待一段时间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打电话给我。

  后来大爷真打了电话给我,不过不是要我帮忙,而是把这个故事的结尾告诉了我。

  大爷这次回沈阳,广州的妻子已经事先跟兰花通了气。大爷回到老家的时候,兰花端正地坐在屋里,身上穿的正是大爷逃婚参军去那晚她穿的衣服,还好像新的一样,火红火红。

  兰花,大爷哽咽着,我来看你了。

  你是来娶我的吗?

  兰花,我已经结婚了。

  那你来干嘛?回去吧。

  兰花,我对不起你!

 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?我没照顾好爹妈,又对你隐瞒了爹妈去世的消息,是我对你不起。再说,我当年被日本鬼子拖进牛棚,虽然没得手,始终都是脏了身子,我配不上你。兰花越说越激动,忽然从怀里再次掏出小刀,在脖子上一抹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  大爷哭得声气全无,抱住兰花,发现兰花的脖子上刀痕并不深,没有见血。

  兰花却口吐白沫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大爷说,我真的没被小日本糟蹋,你信不?

  我信!我信!大爷猛点头。

  那就好,我早就该去了,爹妈在叫我了。说完,就闭上了眼睛。

  原来,兰花知道自己年岁已高,手上无力,用刀怕是结果不成,于是提前喝了农药。

  事后,大爷把远在广州的家人招呼了过来,让儿子和孙子给兰花披麻戴孝,给兰花办了一场风光的葬礼,埋葬的地点,就在大爷的祖坟地里,和他父母一起。

  那把小刀,大爷把它留了下来。他说,等他百年之后,这把刀就跟自己一起埋进土里。

  —END—

  前期精彩不可不看:

  青儿的胸罩

  采访|两个乱了人伦的兽父

  婶婶摧残了13岁侄儿

  实录|乡村典型情杀   

  实录|比毒蛇还毒的母亲,杀死12岁亲生儿子碎尸

  本分的小保姆篡了我的位

  “阔少”被叔叔送了一顶绿帽

  爸爸在外打零工,妈妈上了别人床

文章标题: 一世媳妇,一把尖刀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tozuowen.com/article-95-194977-0.html
文章标签:尖刀  媳妇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