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我们是否真的失去了爱的能力?

时间: 2019-04-15 | 作者:林浪 | 来源: to作文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2019.04.14

  作者丨小溦

  主播丨林浪

  上高中的时候,班里的男孩子无比热衷的喜欢足球巨星小贝,随处可见的本子上都写满了小贝的人生座右铭: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”。

  那时候,我们都天真地以为我们活得足够洒脱,洒脱到可以看淡生死,看懂这世间所有事。

  后来,经历了高考,经历了大学,大概人走的夜路越多,胆子就越小,眼界放的越大,束缚就越多。

  还记得你高中时暗恋或喜欢的那个女孩么?还记得那时候青涩有清纯的感情么?那是长大后再也没有的放纵。

  我们大概,再也不会没头没脑的爱上一个人。“那天阳光正好,你恰巧穿了一件白衬衫”的谎言大概在成熟点的年纪就再也不复存在了吧。

  我们是否已经失去了爱和被爱的能力呢?我似乎依旧茫然不知道。

  洛洛研究生毕业,终于处了一个男朋友,庆幸不是因为家里催婚而被随意介绍的一个金龟婿。

  家境和财富,并不是洛洛所在意的,学识和谈吐似乎更合洛洛心意。

  他叫何宸,某政法大学法学院的高材生,毕业后去了家律师事务所,事业风生水起。

  洛洛在传媒学院毕业后,随着自己心意去了家媒体。秉持着惩恶扬善,匡扶正义的远大理想,打算和何宸一路并肩作战,为这个社会带来正义的光明。

  当然,这一大段的豪迈理想是洛洛经常喊的口号,久而久之,我们大家也习惯性地挂在嘴边。

  都说工作和生活要分开,可是,究竟是怎样的工作和生活才分得开?

  尤其像洛洛和何宸,经常大半夜被当事人或者突发事件叫走,两个人大概极有默契地谁也不埋怨谁,工作性质成就了两个人这段平静却又不平静的恋爱。

  新闻和法律,两个看似正义,实则是游走在正义和邪恶边缘的两个职业,外表光鲜无限,但只有身在其中才知道他们的正义都掩盖了哪些黑暗,而这些黑暗,带来的是无尽的危险。

  何宸也会劝洛洛,说一个女孩子做新闻不安全,早点换一个稳定的工作,家他来养。

  洛洛权衡在职业理想和家庭责任的两个天平中摇摆不定,她没给何宸一个答复,只是告诉他,让他放心,她自己会小心的。

  忙碌的工作,让两个人谈起了一份忙碌的恋爱。

  加了几个周末的班,洛洛终于抽出了点时间,恰巧赶上何宸周末不加班,初春,正是郊游踏春的好季节。

  洛洛和何宸相约周末去郊外放风筝,忙里偷闲对两个人来说都是可遇而不可求。

  那天早上要出发时候,洛洛接到了一个采访,她和主编好说歹说推掉了,才没有辜负筹划一周的这一次出行。

  周末踏春,春光正好,大概好久都没有玩的这么开心了吧。

  洛洛倒在何宸的怀里,铺了一大片野餐的食物,但是两个人谁都没吃,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看天的时光,于他们而言都是奢侈。

  从黄昏到日落,那天的天气,就像两个人的爱情一样,恬静且美好。

  周一的日子,忙得像打仗,两个人又回归到了生活的忙碌常态。

  何宸在临近下班的时候,接到了洛洛的电话。

  洛洛在电话那头着急的哭了,说同事姐姐受伤了,她已经在医院了。

  洛洛哭得狠,何宸边安慰洛洛边听洛洛说。

  大概,周末那天洛洛推掉的那个采访,是同事姐姐顶上去的。媒体曝光第二天就要上新闻,涉事者前来报复,趁着午休出来吃饭的时候,打伤了同事姐姐,好在同事赶来及时,叫来了警察,然后把姐姐送进了医院,洛洛帮着跑前跑后,现在人没什么大碍了。

  洛洛之所以哭是因为,如果她不推掉那个采访,现在躺在床上的就是她了,又或者,同事姐姐不该替她受这个委屈和痛苦……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复杂的感受,洛洛说不出来,只知道无助地抱着电话和何宸哭。

  女孩子在最无助的时候,就只愿意和最亲近的人哭诉,你不用安慰她,就让她知道你在,就好了。

  等洛洛平静了,何宸也下了班,他说去医院接洛洛。

  在去医院的路上,何宸买了两束花,一束带给同事姐姐,一束买了洛洛最喜欢的百合。

  他把那束百合留在了车上,等到沾满满车百合香气的时候,他正好能接到洛洛,然后载着满车芬芳和他最爱的她一起回家。

  在彼此还能爱的时候,他不想再辜负每一分钟。

  原来爱与被爱的能力,我们都还没有丧失,只不过,忙碌的日子掩盖了我们最最真实的感受。只有当生死真正靠近我们的时候,而那一瞬间,你真正想起的人,会告诉你,你还爱着。

  音乐/李曼维 - 红脸

  图片/网络

文章标题: 我们是否真的失去了爱的能力?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tozuowen.com/article-95-194979-0.html
文章标签:失去了  能力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