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实录| 人到中年,不怕出轨

时间: 2019-04-15 | 作者:毒姐 | 来源: to作文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423次

  晚上,廖青在客厅拖地,郝明回来时用力甩了门,看样子心情很差,一张红褐色的脸板得死死的。

  果然,他把公文包、钥匙扣甩桌上后就骂了几句脏话。廖青听不惯,抬眼问:“你骂谁呢?”

  郝明抓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说:“这次本来拉的一个广告大单又被人家挖墙角挖去了,用的是美人计。那些女人真够浪的,为了拉单什么都豁出去了。”

  “当然!女人嗲点,能喝点好办事,要不你也招几个漂亮姑娘撑撑门面。”廖青建议。

  郝明的眼睛一亮:“你就同意美女在我身边窜,不怕我偷吃?”廖青咯咯笑:“你以为你多少身价?那些女人看到你这个油腻中年男人会主动扑过来?”

  郝明不屑地“嗤”了一声,说:“你别看不起人啊,当初还不是你追我的?”

  “是啊,当初是我傻呗。”廖青轻描淡写的调侃。

  郝明想,老婆无非嫌他赚不了大钱,跟着吃了苦。这么些年,折腾了很多工作,开出租,卖手机,跑销售,拉保险,每样活都干不长,这次开了个小广告公司,拉单,做文案,忙的脚不沾地,也起色不大。

  廖青逼着他发誓这次必定干出点成绩来。可现在,看来真的要找个美女业务员了,他这个大男人,有时候确实不好使。

  晚上,郝明对着廖青提了一下后,廖青思索了,说:“以后我陪你去应酬和签单吧。”

  郝明说:“不成。”廖青说:“我去能节省一大笔开支,去试试再说。”郝明还想说什么时,廖青“啪”一下关了灯,搂着他说,睡觉吧,累死了。

  就这样,老婆亲自上阵陪老公谈生意。

  刚开始,廖青出场了几次觉得也没什么。可郝明脸色就不好看了,那些客户对着廖青嬉皮笑脸,让他很不舒服,有几次他差点砸场子,最后硬是廖青给打了圆场。而且,廖青毕竟三十多岁了,不比年轻姑娘娇艳,一些客户也并不买账。

  于是,廖青再要陪着郝明去谈业务,郝明就怎么也不答应了。他说宁愿不签单他也不想再把自己的媳妇往人家怀里送。他说:“那样做,我还是人吗?”

  郝明这样体恤的话还是让廖青听着很受用的。不去就不去。她就提出让郝明招一个懂应酬的年轻女孩。

  几周后,郝明招了个年轻漂亮的女孩,名叫夏薇薇,由她出面拉业务。

  郝明说让廖青享清福,可廖青能享得了清福吗?公司才刚起步,她必须全力扶持,她是学财会的,郝明的公司又需要一个可靠成熟的会计来帮他应付各种财务问题。所以,廖青每个月都会熬夜几天,在家里做公司的账。

  夏薇薇大学毕业,有文凭,有颜值,酒量好还放得开,一张底子清透白亮的脸皮让廖青看着很羡慕。自从夏薇薇来了后,郝明好像干劲足了,一扫往日的垂头丧气,骂骂咧咧,颓废无力。廖青看得懂,是夏薇薇这春风给吹的。

  晚上灭了灯,郝明在廖青身上折腾了很久,也没成功。廖青最后“啪”开了灯。闭着眼的郝明一下子颓了,嘴里嘟囔一句,开什么灯啊!

  廖青一把推开了他,直接跳下床去洗了,郝明跟进来,脸色很难看,说,你就不能配合下,太自私了吧。

  “我突然身体不舒服。”廖青无奈地看着他。

  哎,廖青的这种突然不舒服状态实在太多了。郝明叹息,去书房加班了。廖青也不管他,闷头睡了。36岁的她真的很累——工作、家务、老人、孩子,操不完的心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就开始冷淡了,很多时候只想好好睡一觉。

  有闺蜜也曾和她说:“你这个一两年不和你老公做一次,不怕他出轨吗?”廖青每次都笑呵呵地说:“不怕。”

  虽然廖青晚上打击了郝明,但郝明对廖青很快气消了,他习惯了妻子的冷。他们夫妻之间,更多的是精神交流,每天围着公司啊、孩子啊和父母啊,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每天出门前,郝明都把自己收拾的清清爽爽,这阵子回家后,跟廖青聊的最多的便是夏薇薇,夏薇薇喝酒厉害,夏薇薇会说话会哄人,夏薇薇帮了他家大忙,拉了很多单,夏薇薇这个人物变成了神……廖青不知道她在郝明眼里现在是什么?大概是保姆之类的吧。廖青也懒得想,这些天还有很多账要做。

  一天晚上,郝明豪气地甩给廖青一沓钱。廖青默不作声收起来放在保险柜里,想着等第二天就去银行存上。

  郝明说她钱迷,他这样在外面忙死忙活回家却连声好听的夸奖都没有。

  廖青知道他是为了这个家奔忙,可是她也捆在这个家上面啊,承受的压力一点都不比他少。可是,她还是走过去,主动抱了下他,用脸碰了碰他的脸,郝明瞬时激动起来,廖青却冷着脸说这几天不方便。

  郝明看着这样寡淡的廖青有些气恼。其实廖青什么都不错,特别是照顾他爸妈那都是很周到,很贴心的。就在这夫妻之事上,这几年总是没兴趣。

  廖青常常说:“别总想着歪事,多想想怎么做好业务,早点辉煌腾达起来。让早前那些看扁你的人好好瞧瞧。”

  郝明胸有成竹地说:“你放心,保证做起来,只要有夏薇薇在。”

  的确,只要一个夏薇薇就够了。她足够风情有能耐,连走路都要很嗲地扭着。这些天,看到廖青来公司,她看廖青的眼神好像多了些清高。连早前“青青姐”这样的称呼都省了。

  廖青不动声色,走上前笑盈盈的主动跟她打招呼。她为这个公司奉献巨大,的确她这个老板娘也要对她另眼相看。

  这些天,一向睡眠很好的郝明却失眠了。半夜里叹息多了,翻来覆去好像睡不着。廖青不知道他为啥事愁,便对他说:“遇到什么难事了吗?”

  郝明闷闷的声音响起:“没事,酒喝多了反而清醒了。”

  廖青又说:“公司生意越来越好了,看你烦恼事好像多了。是为了夏薇薇吗?”廖青直截了当地问。

  “怎么可能?”郝明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。他的脸色镇定、口齿清晰,他说:“夏薇薇那种女人天生吃男人饭的。那天,居然一屁股坐到了客户身上。旁边人起哄,亲一个,亲一个,她居然歪头直直朝那客户臭烘烘的嘴上亲下去了。我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女人?太垃圾了,谁都可以粘,只要给点甜头。我只是看在她拉单卖力的份上我才把她当姑奶奶捧着她!”

  “我怎么可能会为了她睡不着?老婆,你可别血口喷人。你也知道,这夏薇薇就是咱们家的摇钱树,你也得让她几分才好,否则她使下小性子不干了,那我们又得培养新人去拉人,那多费事啊!”

  郝明一口气,竟然说了这么多,廖青不再说什么。她这个年纪,什么事情又看不透呢?

  廖青抬起胳膊一把拉住他躺倒,把头搁在他胸膛上,听着他“咚咚咚”的心跳声无比安心。可当郝明想翻身压住她时,她又说:“我今天小肚子不舒服。”说着,廖青就戴上眼罩,翻身要睡觉。

  郝明气恼地说:“你怎么每次都这么多事?!”

  廖青抱住他说:“抱抱睡就好了,最近妇科病,我也是没办法。”

  郝明一把搂紧她,说:“那你抓紧治疗,别把身体累垮了。”

  为郝明这些体贴的话,廖青感动到差点落泪。

  夫妻之间这份连着一窝老小的亲情,廖青想夏薇薇是不会懂的。

  其实,聪明成熟的廖青早就看出了夏薇薇和老公郝明之间的端倪。甚至有一次,夏薇薇看着一头直发的廖青从车里钻出来,口气带着点嘲讽说:“青姐,改天我带你去咏琪整个长波浪吧,看起来女人味点。”

  夏薇薇烫的就是长波浪,幅度很好的修饰着脸部,一张莹白的小脸看着很醉人。

  廖青有气度地朝她笑笑说:“谢谢好意,我不喜欢长波浪,这样黑直长发,我觉得挺好的。”

  一天晚上,廖青回家时看到小区门口两个熟悉的身影。夏薇薇看起来很火的样子,在质问着郝明什么,郝明只是低着头发窘的样子。这哪像员工的行为,倒过来像是老板娘的气势。

  廖青知道最近广告公司一路红耀,的确多亏了夏薇薇撑门面,拉业务,但看这阵势也太压人了吧。

  她走过去,两人都转过头看她,郝明一脸惊慌,夏薇薇依然一副挑衅的表情。

  廖青招呼夏薇薇:“怎么站门口呀?进去坐坐吧。”这时,刚好夏薇薇来个电话便借口走开了。

  郝明说夏薇薇为她表弟的事来找他,让他帮着找工作。

  噢,知道了。廖青亲热地挽着郝明的胳膊进了小区。

  过不多久,夏薇薇居然来找廖青谈判了,她熬不住了。

  夏薇薇说她是郝明的情人,两个人好了半年了。她脸上泛着寒光,逼视着廖青说:“青姐,我为公司付出多少你也知道,郝明爱我,我也爱他,他根本离不开我。我找你也不想拐弯抹角,我想跟他结婚,所以你知道接下去应该怎么做。”

  她的眼里闪着不可一世的骄傲。年轻就是她的资本,可是她太高估自己了吧,郝明爱她吗?

  廖青拿出录音笔,那支录音笔录着那天郝明说夏薇薇很垃圾,谁都可以粘……这些令人寒心的字眼,果然让夏薇薇听完,气得不行。

  廖青看着哭得妆容花掉的夏薇薇,口气淡淡地补上一句:“夏薇薇,我还要感谢你呢,感谢你这段时间帮了我,其实我对那方面的需求很冷淡。你也算我们花钱找来给我老公消遣的物品。

  夏薇薇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廖青,她觉得自己被羞辱到极致。

  接着,廖青更是镇定自若地说:“我还告诉你,郝明不会娶你的。因为娶你,就意味着他要和你一起去喝西北风。公司创建以来,每一笔账都是我做的,财务大权一直捏在我手里。郝明不敢跟我离婚,也不会离婚,除非他脑子进了水。廖青停了一下,继续说:“你也不会跟着一无所有的郝明吧。但如果郝明和我离婚,他几乎就是一无所有。”

  夏薇薇终于明白,自己不过是郝明打发寂寞的一个女人,而他终究是要跟廖青过一辈子。

  几天后,夏薇薇辞职了,她的银行卡上收到了10万元现金,附言是:这是给你的补偿。

  她不知道这钱是廖青打来的,还是郝明,但那又有什么区别呢?人到中年,虽然身体不再交流,可是利益和老人孩子,都让他们紧紧绑在了一起。

  自从廖青那年做完流产后,就染上了盆腔积液,对于夫妻的事,她越来越抗拒,每次都会疼。久而久之,就冷淡了。

  郝明的花心,廖青理解,毕竟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。只是,作为一个不想离婚的原配,廖青一直明白,把财政和孩子老人捏在手里,郝明无非也就是在外面打发一下寂寞。

  夫妻相处之道,有许多种。廖青这一种,也不失为天长地久的一种方式吧,虽然深夜里,她还是会觉得委屈。

  - END -

   毒姐 

  曾是电视台编辑

  期刊写手  作家

  一场重病  隐居云南

  开一家酒吧  种花晒太阳

  听天南海北的客人

  跟她讲各种故事

  邀您共读精彩文章(点击标题即可阅读)

  倾诉|  “请问,怎样甩掉孕25周的未婚妻?”

  实录 | “查出艾滋病后,我决定去骗婚”

  亲历| 一个手机桌面,我发现老公出轨了

  实录| 我去美国生孩子后,他再也不碰我了

  抗癌实录:二胎妈妈,胃切除4/5后的823天

  - 欢迎关注/置顶? 我是毒姐

  如果喜欢,感激在文尾顺手点一下好看

文章标题: 实录| 人到中年,不怕出轨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tozuowen.com/article-95-194980-0.html
文章标签:人到中年  出轨  实录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