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我要收回对恶婆婆的宽容

时间: 2019-04-15 | 作者:疯子 | 来源: to作文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487次

  关注置顶?“疯子”,让我做你的树洞。

  三花门里的疯子

  疯言疯语:

  雷邢,你人呢?

  这是疯子新开的连载——《豪门悍妻攻略》,可以滚动戳链接补课哦~

  后台回复“连载”、“霍芳”、“豪门”、“悍妻”、“豪门悍妻攻略”等,都可以看到最近更新汇总。

  第1章:那女人上门,让我把孩子还给前夫

  第2章:手动清除看着碍眼的拆婚女

  第3章:给欲行不轨的亲叔吃点苦头

  第4章:“想跟我斗,至少你得旗鼓相当啊”

  第5章:爱名利的霍小姐,拒了两位真富豪

  第6章:烂前夫和现桃花互不待见,还撞上了

  第7章:舌战从天而降的死对头,霍小姐完胜

  第8章:恶女挑衅,犀利老妈突然变慈悲了

  第9章:不堪被撕开,她浑身泛起杀气

  第10章:毒妇的雷霆反杀,让我措手不及

  第11章:前婆家诡计滔天,她满血复活

  第12章:落难爱人被他一脚踢开

  第13章:受到重挫的她,预谋扳回一局

  第14章:彪悍女掉入无下限男人的坑

  第15章:女友身体美好,他却不敢造次

  第16章:被官宣恋情打脸的严千金

  第17章:坐怀不乱的饥渴男友

  第18章:不识好歹的要强女人

  第19章:前婆家人拜高踩低,我痛快泼她一壶茶

  第20章:给吃干醋的娇小姐来一拳

  第21章:给她设好连环陷阱后,好戏上演了

  第22章:他把亲妈送进仇人的房

  第23章:转正后地位不保,她抢原配女儿来养

  第24章:毒妇掉进陷阱,我正好落井下石

  第25章:老妖精向我妹下毒手了

  第26章:一被发现有猫腻,男友就全招了

  第27章:“大喜”之日,小叔子送来一口棺材

  第28章:小女子动手不动口

  第29章:轻描淡写,送继子一个炸弹

  第30章:摁下做作女人的挑衅

  第31章:任性白目的严千金,惨被套路

  第32章:挑战渣女底线,装清纯小姐被反攻

  第33章:心机女狂泼脏水,我一招反弹

  第34章:前婆家诡计不消停,我的攻防战拉开序幕

  第35章:沉不住气的丫头,横挡“婆母”的路

  第36章:被碾成渣的恶女,竟死而不僵

  第37章:嚣张侄女大胜蛇蝎姑

  第38章:反击成功后,野心女人暴露本性

  第39章:被强占的女人,蛰伏多年反扑

  第40章:听话白眼狼,以挑拨我和丈夫反目为乐

  第41章:陪嫁忠仆露出獠牙

  第42章:狼子野心的龌龊局,被我神灭

  第43章:她为旧情敌挡了血光灾 

  第44章:我请渣男入套,砍断他的毒计

  第45章:为夫报仇的女人好带劲

  第46章:她咬咬牙,把男人逼出狼性

  第47章:和裙下臣来一次“关灯作业”

  第48章:她给男人的“鲁莽行径”开绿灯

  第49章:神秘女人被鸿门宴的雷劈了

  第50章:她用自己做赌,激出男人荷尔蒙

  第51章:婚礼上,不请自来的前夫哥

  第52章:暗流涌动的认亲现场

  第53章:我巴不得老公爹妈死掉

  文:吃虫它

01

  “如果你觉得总来医院会不舒服,可以在家忙你的事,不用为难。”

  雷邢道,他是真在替对方考虑。

  “先吃饭吧。”霍芳闭口不谈。

  虽然不愿意来,但是她怕男人太累不注意身体。

  可她特意做的菜,人家都没动几口就放在一旁,只顾着关注病床上邢妍幼的心率。

  那就先这样吧。

  霍芳离开病房后,就再也没去过医院,相当无聊地开启了一场单人冷战。

  雷邢都没注意到,只是想起女人时,会猜到对方生气了,想着以后再哄。

  院方针对邢妍幼的病进行会诊时,大部分专家认为应该进行手术。

  虽然手术风险会占百分之六十,可是总比等死要积极些。

  邢妍幼心脏的三分之一都已腐坏,心脏供血功能衰弱,随时会没命,保守治疗没有任何作用。

  而且丈夫雷牧城的离世对她打击过重,人一旦失去了精神力,何谈活下去。

  死亡对她来说,就是场或早或晚的生死相随。

  面对这种情况,雷邢素来的果断都见了鬼,他犹豫很久才同意手术。

  而霍碧(程景女儿,吴宁母亲),作为院里内科一把手,由她来制定这台手术方案也是合情合理。

  雷邢对她倒是没什么了解,只当对方是权威专家而已。

  邢妍幼手术的前半个月,雷邢没回过家,时刻都守在病房里,陪着病重的母亲。

  从丧父那天开始,他就和母亲相依为命,所以他知道这个女人担负了多少。

  在邢妍幼被迫和雷牧城在一起后,无力感曾让雷邢一度无法自处,当时他年纪尚小,但心智已经过于成熟。

  他能理解母亲受到的所有屈辱,可是无法解救,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。

  为人子,雷邢有愧。

  愧疚是最难熬的,所以他的孝顺中,不只有单纯的母子情,还包含了一种男人对女人护佑不周的无法释怀。

  此时的日夜陪伴与照顾,也都不足以弥补当初的遗憾。

02

  静夜里,霍芳从噩梦中惊醒,身旁无人。

  她单手撑头侧卧着,想象着此时有雷邢在身边陪着。

  “呵呵,我又做了那个梦,同样的梦,二十年来几千、几万遍地重复,早TM腻了!可我什么都不敢告诉你,不然你一定会觉得我恶心……”

  她无意识地跟雷邢的枕头对话,声音时高时低,从深夜到天光亮,一直在说。

  中途她还特意小心地给男人系上了睡衣扣子。

  天亮了,她也就逐渐清醒,但完全不记得之前做过什么奇怪的事。

  洗澡时,从镜子中看到自己身上布满了鲜艳的伤,她只得无奈叹了口气。

  两天前,她发现在无意识情况下抓伤自己后,就将指甲剪到特别短,跟指肉齐平。

  可是没想到新伤口却更骇人。

  一道道伤都是用手生抠出来的,有的伤口深些,皮肉都抠烂了,被子上也都沾上不少血迹。

  她自嘲地想着,说不定哪天会在没人的时候把动脉扯出来抻断,直接料理了自己。

  谁知道呢,反正天总会亮,路总要往下走,且先糊弄着过吧。

  她目光忧郁,看着浴缸旁男人备下的安神香薰,心中困惑道:

  “那么不可忍受的梦境,身边怎么就能没个贴心的人照看呢?雷邢,你人呢?”

  到了白日里,她就又像个正常人一样,热火朝天地忙着组建新公司,另辟天地。

  之前,雷邢怕累着她,就将公司的大小事务,都交由华锋新上任的副总去处理。

  她也乐得清闲,正好有时间可以面试新人。

  说来也巧,办公地点正好在“赵氏财经”附近,赵冉(霍芳妹妹)做惯了人事任用的差使,就被霍芳请过来做面试官。

  下午的面试完毕后,赵冉邀请霍芳一起回赵家吃顿家常饭,说是游卿楠(现任赵太太)强烈希望她可以回家。

  “楠姨今天刚回国就亲自下厨,平时可没这待遇,你有口福了。”赵冉道。

  “确实,她厨艺十分优秀。”霍芳柔和道。

  如果游卿楠没有全能的功夫,怎么会哄得赵焕成(霍芳父亲,赵家家主)如此厚待她,那可是位才华横溢的弱女子。

  路上堵车,耽误了半个小时,姐妹俩二十迈晃悠到家,已是黄昏。

  赵冉去停车,霍芳就站在别墅外围欣赏眼前的景,秋千亭子涂了暗色新漆,和那那栋别墅一般苍老。

  她走上亭子盯着秋千看了一会儿,心绪翻涌,随后骤然转身,看向天边斜阳。

  那气势似是在宣告:王者归来。

03

  “大小姐,欢迎回家。”头发灰白的男人忠厚道。

  “你是丛叔?多年来可还安好。”霍芳不太辨认得出眼前人。

  “都好,都好,没想到大小姐还能回来,在外头这么些年,受苦了您真是!”丛烈憨厚道,恨不得老泪纵横。

  丛烈,赵家管家,会计出身。

  “姐,咱们进去吧。”赵冉搂着霍芳的腰往宅子里走。

  宅院的每一处,霍芳都熟悉,但是内心有说不出的抗拒。

  曾经在赵家养尊处优的日子太舒坦,之后一脚步入地狱又太凄惨,餐前实在不宜回忆。

  游卿楠从厨房探头出来,见是两个孩子回家,就笑道:“回来啦,回来就好,吴姐赶紧上菜。”

  她准备了很多拿手菜,还做了甜点,这一餐一看就颇有诚意。

  “听小冉说您钟爱植物,我就订了几株草木,空运要一两天能到,您应该会喜欢。”霍芳寒暄。

  她刚才路过了花房,里面有棵壮硕舒展的榕树盆栽,被人照料得很好。

  “有心了,我正好闲来无事,可过些日子我就要出国去陪你们的父亲,怕是得让底下人侍弄了。”游卿楠温和道。

  她的话仿若炸弹丢在霍芳心里,父亲?那算个什么玩意儿?能吃么?

  游卿楠观察着对面霍芳的神情,除了木然,真没什么特殊情绪。

  “我父亲怎么了?似乎没见他在国内出现过。”霍芳道。

  她装成正常女儿的模样,其实心里一点也不在乎赵焕成的死活。

  “脑萎缩,听说国外治疗效果好,就移到国外去治了,已经十多年了,当初身体还康健,现在连身体都不太好了。”

  游卿楠并不做作地叹了口气,眉宇间有担忧也有无奈。

  “十多年前就开始脑萎缩?四十多岁的人得了老年多发病,挺奇怪的。”霍芳若有所思道。

  “姐,想那些做什么?父亲做了那么多恶事,也许都是报应。”赵冉难得说一些尖酸的话。

  “冉冉,别胡说,先不说别的,你锦衣玉食长大,公主一般娇养,这算是作恶么?”

  游卿楠即使是在指责晚辈,语气也很温和。

  “确实,虽然给予生命这件事对男人来说挺简单,可我们也得知道感恩,是不?”

  霍芳表情看似严肃,但是规劝的内容很讥讽。

  她原本以为是鸿门宴,没想到真是吃了顿家常饭。

  临走时,游卿楠还对她这样说:

  “孩子,如果雷家给你气受,不用怕,咱们虽然家势不敌,可怎么也都能护你周全。”

04

  回到老宅时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,霍芳头疼得很。

  她不允许佣人在晚间进入主宅,所以按照道理应该是没人的,可是厨房的灯开着,有声音。

  可能是雷邢回来了,但她也警惕地按下了警报器,警铃直达门卫室,惊了不少护院的人。

  她拿起客厅茶几上的水果刀,脱了高跟鞋踩着地毯走向厨房。

  “雷宇?!”霍芳还真是没料到。

  雷宇煮了五碗面,还在煮,听见霍芳叫他,他回了下头,看到女人手里的刀后,他笑了。

  父亲去世之后,他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,居然是因为霍芳。

  雷家保卫队的人马闯进主宅后,霍芳看着雷宇抱歉笑笑,然后就让保卫队回去睡觉了。

  叔嫂二人在饭厅落座,没话聊,就是大口吃面,霍芳吃了四碗才半饱。

  “再给你煮两碗?”

  雷宇见对方点头,就起身接着煮,在不玩阴谋诡计的时候,他都很实在。

  “都不问我为什么来?”雷宇问道,然后戴上手套控干砂锅里的汤。

  “这也是你家。”霍芳接过一碗面,埋头猛吃。

  “今天是我生日,十六岁那年,我爸做了这个面,可我即使用同一个锅,一样的面,也做不出那么难吃。”

  那面其实是雷牧城给邢妍幼做的,雷宇只不过是在生日的时候,碰巧吃到而已,但是他觉得幸福。

  “别卖惨,雷叔都认你了,做人得知足。”

  霍芳含混道,口腔里烫坏了她也一筷子都不停地吃,吃光才停下。

  “我哥日夜守在邢姨身边,独守空房,寂寞吧?”雷宇表情很欠揍地问。

  “嗯。”霍芳煞有其事地点头,上下打量对方,莞尔一笑问道,“要不晚上一起?”

  看见男人眼里涌现出危险的信号,霍芳立刻起身准备逃离现场,丢下一句:“麻烦把厨房收拾干净。”

  “明天有车赛,去么?”雷宇一时冲动,就对着女人上楼的背影喊道。

  霍芳没回应,她也不会回应这种莫名暧昧的邀请,有妇之夫的自觉。

  可是翌日,她就被雷宇摇晃醒了。

  意识从混沌变清,看清来人后,她略带着鼻音怒骂道:“你TM哪来的勇气!疯啦!大爷!”

  雷宇知道强势叫醒对方会遭受这样的狂躁攻击,但是这个人睡眠时间太长。

  一觉竟然能睡到第二天黄昏,不好吧。

05

  霍芳挣扎着坐起,身上又有人工添加的血道子,正好被男人看到。

  “我哥还有这癖好?”雷宇当然知道不是他哥的手笔,但这事他也不好细问。

  从昨晚开始,这个女人的暴饮暴食就引起了他的注意,再加上这一身的新伤旧伤,自虐感十足。

  “滚!”霍芳冷道,准备倒头接着睡。

  “车赛晚九点开始,你儿子也要上场,确定不去?”雷宇撂下话就离开了霍芳的卧室。

  霍芳听见儿子又要赛车,立刻从床上弹起来。男人说的话果然都是放P,不是说好等两年再说,骨头长好了么。

  晚上八点半,南郊牧宇赛车场。

  看到儿子严右正给车做临时养护,霍芳一眼竟辨别不出,她突然想起儿子已经成年,不该管了。

  “非要上场?”霍芳站在儿子身后问。

  “车场开业,得给雷二叔个面子,突破速度能想明白常规里想不通的事。”

  小右似乎又沉稳了不少,虽然还是喜欢赛车,但他原本炙热的情绪明显有消减。

  “是么?”霍芳觉的儿子说得有道理,也不再多废话。

  站到场地外,看着一辆辆飞驰出去的各色富贵公子,消失在山道转弯处,她心里也动起念头。

  “车借我。”她从雷宇手里抢了钥匙就上场。

  雷宇也随便开辆车追上去,他没想到霍芳不止脾气暴,连车技都暴。

  一个赛车新手,山道转弯速度都不减分毫,车轮都甩出界也不影响人家追赶前人的野心。

  小右的车早就慢了下来,刚才看到母亲超过他时,他就不打算继续加速了,总得让让亲妈。

  最后临到终点的转弯,霍芳想冒险赶超,雷宇察觉后,就替她阻拦了后面的几辆车。

  超过去了!超了!

  然后“砰”的一声!被超的车强势追她尾,车子最后打着转,撞上了护栏。

  南郊医院霍芳的病房里,还挺热闹。

  程家一家来了仨,除了程久年,游卿楠和赵冉也都连夜赶了过来,小右也在。

  亲人都在,陪了她一夜,直到她醒来。

  可是,雷邢竟然不在。

06

  “我哥今天赶不过来。”

  雷宇打完电话回到病房颇为尴尬道,他感觉这些娘家人应该会很不满。

  霍芳挑眉,示意雷宇接着说原因。

  “邢姨是上午做手术,所以……”雷宇撒谎。

  他告诉雷邢,霍芳撞车住院,可人家镇静地问了句严不严重,他谎称挺严重,然后人家就郑重地托他照顾霍芳。

  其实手术是下午,而且雷邢已经发消息告诉过霍芳。

  她现在心情很糟糕,不宜与人话家常。

  “劳烦各位担心一场,我现在没什么问题,都回吧。”她声音清冷,态度也没多少感激。

  “那你先好好休息,我们不打扰。”程景硬揽着林榕离开病房,程嫣也识趣地跟着离开了。

  林榕到了走廊就跟程景起了争执:“我要留下照顾我女儿。”

  “听我说,她不是寻常的秉性,虽然认了你,但不会让你过多干涉她的生活,一点点来,先别太亲昵。”

  程景低沉的声音清楚地传到病房里,每个人都听见了。

  霍芳笑了笑,果然还是程老板最了解她。

  等人都走光后,她觉得闷到喘不了气,就拔掉小臂的针,下床去开窗。

  昨夜入院后,下了大雨,早晨的新鲜空气冷中昭示着春暖,令她的愤怒稍有缓解。

  骄傲如她,不屑去质问雷邢,她理解男人救母心切,但理解不代表可以接受。

  如果今天的事换作她,她会排除万难奔到男人身边,可是对方不会。

  “你妈到底算什么神仙?她是推我下地狱油锅的人呐!我骨头都炸酥了,你咋不管我呢?!”

  她内心咆哮,眼中含泪,委屈极了。

  赛车时,突破速度后脑子清明过一阵,她那时想对始作俑者宽容些,可是现在……

  (未完待续)

  1. 疯情好物:

  “不老仙妻 ”的冻龄法,50岁看着像20岁!

  2. 往期好文:

  三闺蜜抱团,送得瑟渣男18道雷

  老公的胞弟,是我新婚夜的噩梦

  下好套后,我静观渣老公新欢瞎蹦哒

  老公用我的钱,偷偷给婆婆买新房(上)

  毒计夭折,我把老公钉在公堂上(下)

THE END

  嗨,我是三花门里的疯子。

  真的心疼霍芳到心肝疼!雷邢啊雷邢,你倒是回头看看啊,看看那个你心爱的女人啊!你就作死吧!

  好了,喜欢三花门故事的,

  别忘了常来哦~

文章标题: 我要收回对恶婆婆的宽容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tozuowen.com/article-95-194986-0.html
文章标签:我要  婆婆  收回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