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to作文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许你再见钟情

时间: 2019-04-15 | 作者:高兴 | 来源: to作文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21次

  复古的红砖楼前,女孩穿着蓝色改良旗袍上衣,黑色百褶裙,一头波浪长卷发放在肩头上,她眼睛圆圆睫毛弯弯的模样很是娇俏可爱,此时她手里牵着几根长长的风筝线,天空中有着五只大大的蝴蝶风筝下摆上,挂着五个大字:“周游娶我吧”铃声之后,学生陆陆续续的从教室里面涌出来,站在阳台上看着天空中的风筝,大家哄闹一团,老师拿着教棍从教室里面出来,大声的喊着:“肃静,肃静。”但是很快就被学生的声音给压了下去。男主角从晨光中慢慢走出来,他踩着地板上风筝的剪影慢慢的走过来,男孩子面容清隽,他着一身深黑中山装,整个人看上去很颀长干净,男孩子双手插着兜,慢慢的走了过去,女孩子满脸通红的看着走过来的男孩,然后伸出手,把手中的风筝线递了出去。然后男孩子目不斜视,就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,径直的从她的身边走过。女孩子涨红了一张俏脸,回过头看着越走越远的身影大声的喊道:“周游,我告诉你,没娶到我会是你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。”男孩子嘴角微扬,嘲讽般哼笑了一声。国高的教室,众人哄笑一团,不知是为女孩子的大胆,还是男孩子的冷酷。…….“康医生,康医生!”康青霜睁开眼睛就看到护士小可,焦急地站在旁边,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。“发生什么事了。”女人的声音有点沙哑,毕竟刚刚才合眼两个多小时。小可急着说道:“北平城边发生战事了,好多人都送到医院里来了,上骑营指挥总政委受了重伤,现在李主任他们也赶不过来,他们刚刚发来电报,说,让康医生你主治。”康青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翻身从床上爬起来,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:“去准备手术用具吧,把小何叫过来协助我。”这样的生活已经很久了,外寇内敌,和平的那一天还有多久?康青霜掬了一捧冷水洗脸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又想到刚刚那个被打断的梦,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。走廊里全是穿着军装的军人,其中正焦急踱步的正是上骑营的营长,看着穿着白袍的康清霜走过来,男人一把拉着她,言语中全是恳求:“医生,拜托你救救他,这是我们上骑营的总指导,要是没有他,军营会乱套的,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,要不是那坏小子跑过来挡着我,也不至于现在这样。”康青霜拂开拉着自己袖口的手:“我是医生,我当然会全力的救他。”……手术台上躺着的人,全身上下都被血染红了,一张脸已经看不到本来的模样,此时他也只是她的病人而已。手术过程中那人醒过来一次,他的脸上混着血和泥,唯有那双眸一瞬明亮,然后有黯淡了去。康青霜和他对视了一眼,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然后又低下头去。……康青霜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,那站成一排的军人们还没有走,已经五个小时了,看来里面躺的人比她想得更加重要。“医生,政委他怎样了?”看着来人又想来拉自己的袖子,康青霜赶紧把手缩回来。”、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:“他很幸运,弹片离他的心脏还差一点,现在已经取出来了,其他都是皮外伤,其实都没有大碍。”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她,仿佛她就是华佗在世般,她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,一行人整齐的给她行了一个军礼,这倒把她吓了一跳,迈着匆匆的步子就离开了。康青霜从医院出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爬上了树梢,电车已经钉钉哐哐的响起来,远处的包子店也开了门,这个时候拉黄包车的师傅不知拉着哪家小姐,风中留下淡淡的茉莉香,萦绕在行人的肩头。现在的安宁有何尝不是医院里面那一群人用命换来的呢?“老周,老周!你醒了。”病床上躺着的人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,迷蒙的眸子慢慢清醒起来,虽然虚弱,但是声音倒是敞亮:“我说钱雨辰,钱营长,你叫魂儿啊,你说说我几天没有睡个好觉了,你就在我耳边叫啊叫的,你就是想看着我活活累死,是不是?”钱雨辰觉得自己一定是五大营中混的最差的营长了,试问哪个营长会被自家的政委指着鼻子指教,不过他也不敢还嘴,第一,这次老周出事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导致,第二,他们政委可是被称为小诸葛的存在,要是惹到人家,人给你找个下家,那时候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终于等到政委说完话了,钱营长才摸摸自己的鼻子说道:“你都不知道,昨天的情况有多危及,不过兄弟我还是得谢谢你推开我,不然现在我已经被炸开花了,昨天送你来医院的时候可是吓坏了我们一群人,想着你要是怎么着了,我该怎么想大都督交代。想来是的感谢昨天救你的医生,昨天夜里西区不是出了暴乱嘛,医院大部分医生都去西区那边了,给你做手术的医生年纪看着也不过和你一般大,没想到这么有本事,倒是把你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!”说着就有说话声从门口出传来。康青霜回家回家睡了一觉,洗了个澡,现在已经精神很多了。李主任携着一众医生从门口进来,先是客套的和钱营长握了手,又闲扯了几句之后,才把身后的康青霜推出去。彼时周游正在喝粥,抬头对上女子眼睛的一刻,突然呛了一下。钱营长在一边道:“老周你慢点喝,虽然我知道你有一天一夜没有吃饭,但我们也不能如此着急,我来给你介绍下,这位是京华医院的李主任,还有这位医生就是昨天救你的主治医生。”“女子脸色平淡,几年没见的故人相见,难道不惊讶吗?难道是认错了?”周游想着。周游把手中的碗放下,说道:“谢谢医生的救命之恩,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?”“这是康青霜医生,你们别看她年轻,对医学这块可是有着很深的造诣,而且对疑难症状有着很强主控力…….”李主任又开始想别人炫耀自己徒弟的优秀。周游突然瞥见玻璃窗上自己头上裹着厚厚的白纱,原来如此。不过这么多年没有见,她倒是变了不少,无论是举止还是外貌。寒暄之后,李主任带着其他医生又去其他病房了。作为主治医生的康青霜还要来观察病人现在的状况,她穿着白色医师服,长长的头发简单的扎在脑后,手中拿着一个记录本,然后公式化的为他测着心跳,血压,体温,测完之后又交代了一下他要注意些什么,然后才离开。周游一直在想,这真的是国高的时候那个嚷嚷着要嫁给他的康青霜吗?“嘿,嘿,哥们,人都走了,还没回过神呢?”钱雨辰看着周游打趣道。周游白了他一眼并不理会:“你的营里是不是没事儿干,赖在这里干嘛?”“哟,哟,老周你一点都不厚道啊,我在这里守了你这么久,你一点都不感激我算了,现在就现在支开我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,从你看人家医生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在打什么心思,我刚刚帮你问了李主任,那康医生好没有结婚,你可以尽管下手,人家康医生那么优秀,你自己须得多努努力啊。”“说完了吗?说完就可以走了!你知道骚扰病人是很不道德的事情吗?如果你还有良知,请允许我睡着好觉。”“小样,哥是过来人,哥知道,最开始都不好意思,我知道你害羞,那我先走一步,忙完了就来看你。”周游拉着被子捂着头,心想着自己这些年到底跟着怎样的人在共事。周游身体不差,自己又是个闲不住的人,躺了两三日之后,便偷偷从床上下来走动。前几次还好没有被发现,可是夜路走多了,还是会出事的,那天他刚从床上爬起来,才挪两步呢,康青霜就从门边走进来了,他抬眸刚好和她对视,不知道为什么周游突然有点心虚,他慢慢的退到床边坐下,康青霜把手中的记录本随手放在椅子上,走过去,掀开周游的衣服,看着纱布上还在浸血,她不由得眉头皱了皱,她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重新给他换了纱布,后面都直接不来看他,直接叫医院护士来帮他换药。周游想着这几年她脾气倒是渐长了不少。那日阳光正好,周游靠在窗户边晒太阳,窗外的银杏树挂满了扇子状的叶子,随着微风一摆一拜的,周游想着要是不是这乱世,这样的日子该有多好。窗户下面有个穿着白袍的身影,她正笨拙的帮一个小女孩梳着头,脸虽然还是以往的冷淡,但是眼神中却多了丝温暖,这时候的她多了几分少女时候的样子。以前的她是什么样子呢?那时候她是平延富商的女儿,老两口老来得女,对她也是极尽宠爱的,所以读书的时候,他算是见识到她那种任性又傲慢的性子,看着树影下的人,明明是同一个,但是却觉得像是陌生人一样。康青霜送走小女孩,在那里站了很久,看着她手中的头发,突然有点心酸,命运弄人,时代弄人。“我今天看到他们说得的小诸葛上骑营政委了,虽然头上包着厚厚的白纱,但一看举止就知道他一定是那种气质不俗的人,听说他之前一直在平延读书,后面出国留学去了,大家一直小诸葛小诸葛的叫着,其实人家大名也很好听。‘周游’一听名字就觉得很博学的样子。”小护士们照顾病人的闲余,就是聚在一起谈天。康青霜从她们身边经过的时候大家都禁了声,只是她们没有发现步伐一向沉稳的康医生,今天却走得有点慌乱。…….周游已经在医院躺了几天,脸上的纱布已经拿了下来,除了深一点的伤口还没有好之外,其他的地方倒是愈合了不少。那日康青霜来的时候,他正在床上发呆。“脱裤子”她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倒是挺好听。“今天不是护士来帮我打针?”周游问她。“我去叫护士。”“哎哎哎,算了。”周游扭扭捏捏的把自己的裤子褪下,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护士给他打针的时候,他也不见得有这么尴尬呀,为什么换了她之后,就觉得很不自在。“你还得我吗?”他突然问道。康青霜放下手中的针头,抬眸看向他,她的眼睛很好看,以前总是含着笑的,现在眼中更多的是清冷。“记得”周游没想到她回答得这么直接,突然就答不上话来。只是看着她在一边忙碌着。在周游的印象里,年少时的康青霜是像日葵,象征着阳光,而现在的她更像是一朵清冷的白玫瑰,冷然孤傲。那日周游正准备出院,走之前处于人道主义还是要去看一下他的救命恩人的,还在楼梯口就听到了吵闹声,仿佛玻璃门上大大的肃静二字就是摆设一样,女人的哭声传来:“康医生,你不是说会帮我救妞妞的吗?她怎么就没有,她怎么就没了,都是你,你还我妞妞,你把她还给我!呜呜呜,你还给我啊。”那个被人捉着衣领的女人默默的不说话,还是平时那副清冷的样子,只是现在她的头发乱了,平静的脸上被指甲化了长长的口子,红色的血印衬得她更加苍白。眼看女人的巴掌就要落下,一下就被人接住了,周游把康青霜护在身后,李主任也匆匆的跑过来了:“王太太,你这是干什么啊!妞妞没了,我们大家都很难过,但是你怎么能这么对照顾妞妞的医生,你忘了,妞妞送过来的时候没有人敢治疗她,是清霜,是她一直帮她治疗,这次你真的做错了,你应该怪的不是我们的医院,也不是医生,你应该怪这个残酷的世界,以及携带病毒万恶的入侵者。谁不是父母手中的宝,都不值得这样对待。”康青霜还没听完李主任的话就转身离开了,周游看着疾步跑出去的背影,脑海里想起的是他被炸伤,命悬一线躺在病床的时候,他记得她的那双眼,眼神冷静沉稳….哭声渐渐远去,也不知落下了多少叹息。周游帮着李主任把温柔王太太送走了,不知是不是上次钱雨辰真的去问了李主任什么,李主任对周游很有好感,就开始聊起了康青霜。他是在国高二年级出国的,后来也是看报纸才知道平延沦陷了,那时激进派和洋鬼子勾结,于是平延就成为了贡品被“祭祀”了出去。李主任擦了擦自己的眼镜,缓缓说道:“青霜的父母是平延内乱时离世的,那时激进派右系姜冠英抓了青霜,称康家夫妇两人只要把名下所有的财产、公司都给他,他就放了康青霜,夫妇二人爱女心切,把所有公司地产全部移交之后还是被残忍的杀害,后来那畜生还把清霜卖到了烟尘之地,要不是他父亲生前曾托付与我,怕已经没有了现在的清霜。找到她的时候,她被着管教的人打骂,那倔强的姑娘肋骨都被打断几根硬是没有吭一声,以往多么活泼的一姑娘,哎,我只希望以后她能遇到一个真正对她的人,庇护她往后岁月无忧!”周游坐在军车里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,不知道是战事频发,还是听了她的故事,他始终觉得李主任说的人不是她,而是另外一个人过往。回营之后周游又开始忙碌的军营生活,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是一个月之后的前线阵地上,要不是她眼角的泪痣,他怕是以为自己认错了人,她低着头坐在军绿色的矮凳上,膝盖上放着报告,手里捧着一包饼干,慢慢的吃着,比起上次见她的时候,又清瘦了些。周游把手中的罐头和水递给她,康青霜抬起头看他,她的瞳孔在阳光下是棕色透明的,她的眼中带着一丝茫然,像极了懵懂的婴孩,周游拿着东西的手一顿,心里突突的跳了两下,她抬起手结过罐头和水,低声的说了句谢谢。周游坐在她身边,终是先开口说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康青霜慢慢的吃着东西:“医院那边暂时不缺人,我来帮帮忙。”周游笑:“你还真是那里危险就往那里钻!现在住哪儿?”“医院在附近有休息营。”“好吧,那我先走了,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。”康青霜点点头,但目光却始终在她的报告上。直到周游走远之后,康青霜才抬起头来,看了眼自己手中的水壶和罐头,再看了眼他离开的方向。……“怎么样,老周?”钱雨辰看着正在奋笔疾书的人说道。周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:“钱营,只要这次我们能把洋鬼子拦在京外,然后其他四大营协助我们除掉内敌,可以说咱们这几年的努力马上就要看到曙光了。”周游心里砰砰的跳着,胜利,这两个字是多么的让人向往,是多少人这些年为之努力的方向。但是这场战役有多难,恐怕也只有他们知道,他是无憾的,为了这一片土地流的每一滴鲜血都是值得的!晚上,周游去了医院驻扎地,嘴上说着要去看看上骑营受伤的士兵们,其真正目的恐怕也只有自己知道,似乎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那个身影,周游有点悻悻摸了摸自己的头,似乎有点不明白自己的做法,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碰见准备回住处的康青霜,两人皆是一愣,康青霜说了声:“你等一下,转身就回到帐内。”她拿了一个水壶出来。“你的水壶,谢谢。”周游没接:“我那里还有其他的水壶,这个给你了,你要回去了吗?我送你!”康青霜回去并不远,但是也没拒绝周游送她,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,遇到以往的故人本应该庆幸,医院她态度冷淡,但他还是帮了她不少,上次医院妞妞事件之后才知道,后面他也帮着她给王太太做了很多工作,她的人生分为两个部分,一部分人生中最重要的是医生这个职业,而另一个部分是父母和心里的少年。现在少年也非少年,她也不再是她,没有得失,也谈不上情感厚重,以后就他乡故知的珍重罢了!“抗战胜利之后想要做什么?”他问。她答:“还是会做医生,因为是它给了我第二次生命。”她的语气平平,但是周游知道这句平淡的话里有她不为人知的过往。“以后有机会可以出国看看,或许你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。”康青霜点点头,指了指前方的营地说道:“我到了,谢谢你送我回来。”“不客气,那我先走了。”周游走了几步突然回头叫住她,笑着说道:“康青霜,以后要是不想从医了,也许你可以向玄学方向了解一下,简言之,就是算卦!”周游笑着走开了,留下一脸茫然的康青霜。周游想:没错啊,她就是有料事如神的能力,记得很多年前,她站在晨光中大声的说:‘周游,没有娶我会是你最大的遗憾’。遗憾吗?有吧,谁能想到,多年后的他会一见钟情于一双眼睛。…….康青霜已经有三天没有合眼了,北平暴动了,看着越来越多的伤员,她的心就更加的忐忑,看着静静躺在那里的军绿色水壶,她沉了沉思绪有继续工作去了。这场战乱持续了两个多礼拜,这十几天的北平一直沉浸在炮火声中,空气中是硝烟的味道,那日康青霜做完最后一台手术,清苦的医疗条件,连日的工作,她只觉得脑袋一阵发晕,就在她晕倒之际,一个强有力的怀抱接住了她:“我们胜利了,你好好的睡一觉吧!”他的声音太沉稳,从内心生出来的安全感,康青霜沉沉的睡了过去。她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住处,转过头才发现那人正伏案写着东西:“周游?”“你醒了,饿不饿,我炖了排骨汤。”睡着就转身去厨房盛汤去了。康青霜完全是懵的状态。直到周游把盛过来,眼看还要喂她的时候,她赶紧接过来自己喝了。“周游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周游笑着看着她说道:“清霜,我们胜利了,以后再也不会有战乱,不会有伤亡了!”康青霜端着汤的手有点抖,连着声音都是颤抖的,她哽咽的问道:“我们胜利了?”周游接过她手中的碗,认真的看着她说道:“是的,我们胜利了。”康清霜突然就哭了,爸爸妈妈你们看到了吗?我们赢了,你们可以放心了。周游把她搂在怀里,他知道她不容易,战乱带着了她的父母,带着了她的欢颜,带着了她再也回不去的幸福时光,他只希望自己以后可以成为她的倚靠,她不再是一个人了。…….战争结束之后,都是一番新气象,康青霜和周游回到了平延,八年了,时间沧桑变幻,早已物非人亦非,重回故土,他们心里都怀着一份相同的感受,那就是希望以后再也不要有战乱了,因为生命,时间,在战争面前都太不堪一击。平延国高在平延暴动就被废弃了,康青霜看着斑驳又熟悉的教室门,她慢慢的踱步过去,似乎推开之后就能听到朗朗的读书声。周游看着康青霜的背影,脑海里闪过熟悉的画面,就像是曾经做梦梦见的场景,画面一帧帧,就像是预知后面发生的事一样:“你要和我到国外走走吗?我知道有个专门种植向日葵的庄园,到花期的时候,特别好看。”周游突然说道。康青霜转过头,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问:“你和我一起去看吗?”“一起。”康青霜突然笑了,也没有去追问他为什么知道他知道她喜欢向日葵:“好啊,去看向日葵。”周游被她的笑晃了神,只觉得耳朵有点发烫。那就一起吧!……“Mom,there’er a few kites in the sky。”华裔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指着天空说到。女人蹲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,缓缓说到:“宝贝,我们是中国人要说中国话哦,风筝上面的字看到了吗?念给妈妈听。”小女孩学汉字不多,慢慢把天空的几个字说了出来:“清霜嫁给我”,妈妈是这样读的吗?“宝贝真棒”女人抱着女儿亲了一口“这一定是那个大哥哥在给美丽的姐姐求婚哦,宝贝我们一起来祝福他们好吗?”“好,宝宝祝放风筝的哥哥姐姐幸福一辈子,然后生一个像宝宝这么可爱的女儿,嘻嘻!”……一切错过的,或许也会打乱顺序重来。下一次,许你再见钟情。

文章标题: 许你再见钟情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tozuowen.com/article-95-194989-0.html
文章标签:钟情  再见
Top